Home » TDE 1 (Chinese) » 邪恶 | Evil

没有邪恶之人—
真正的邪恶是我们内心的无明,
让我们以为有恶人的存在,
让我们没发现真正的邪恶,
是我们内心的无明。

就是我们内心这集体的邪恶,
化现为我们看到的世界上各种形式的邪恶。

因此,也是集体的精神净化,
才能把世界从邪恶中拯救出来。

(1月15日 – TDE 1)

There are no evil people—
the real evil is the ignorance within our minds,
which makes us think there are evil people out there,
which makes us not realise that the real evil
is the ignorance within our minds.

It is this collective evil within our minds,
that manifests as the various forms of evil we see in our world.

Thus, it is collective mental purification
that will save the world from evil.

(15 Jan – TDE 1)

Share This:
Tags: ,

2 Responses to “邪恶 | Evil”

  1. 一名义工 October 4, 2011

    最近我国寺庙之一亮亮山掌门的其中一个徒弟也开始走花和尚的路线了,他本来出家大乘,随后转去 小乘,穿起 了露肩的袈裟后自立门户,住起了洋房,到处收取信徒供养的红包(在小乘戒律里,比丘持金钱是违 背佛陀所制定 的戒律的)。

    最近还接受信徒供养的欧洲豪华汽车(在小乘戒律里,当信徒无知要供养法师贵重的东西时,这时候 法师是有必要 向信徒讲解贪欲的祸害的,然后法师会告诉信徒他心里已经领受了供养并给予信徒祝福,而实质上法 师并没有接受 任何物质的享受,这里有两层的意思,第一是教育信徒,趁此机会向他们说明小乘法师只能接受四事 供养(衣服、 饮食、卧具、医药);第二,同时法师也必须看住自己的贪婪的心此时有没有升起,他必须谨守住清净的心,不让 任 何的贪欲动摇正念。

    这位亮亮山掌门的徒弟也喜欢应酬,每次都会致电给自己的信徒,然后要他们请客吃大餐,有时候还 会邀请其他法 师加入饭局,埋单当然是那个被点名的冤大头信徒了。

    他还有一个喜欢名牌的嗜好,他脚上穿的拖鞋是名牌,跑步鞋是名牌,腰包是名牌。。。

    他还会做买卖,他有收集怀表的兴趣,有一个信徒就是他买卖怀表的中介。

    平时他喜欢上网看欧美和香港歌星的演唱会。。自己修行的时间少之又少。

    他在亮亮山有工作,固定收入不成问题,有时候还可以跟随亮亮山举办的朝圣旅游去玩(这里有两个好处,说好听 就是他是带团师父,所以有津贴可拿,到了旅行最后一天又来个供养法师,他又有红包可拿,有时候一个团队五六 十人,津贴加上红包钱可不是以笔小数目哦!)

    可是无论亮亮山掌门的再怎么要他回来,他就是宁可住在外面的洋房,也 不愿回去。后来他自己透露说,如果回去的话,他个人的自由将会被限制了,起码他要出外都要通报 并得到批准, 亮亮山也有自己作息的时间,他要是太晚回来就不太方便,还有他收取的红包钱就不属于他自己的钱而是寺庙的了 。他时常埋怨亮亮山掌门凡是都要插手去管,要是他回去 住的话,很多事情他会失去了做主的权力(可是他在掌门的面前却装成乖巧听话,说穿了就是亮亮山 还是一个很好 捞油水的地方,住在里面却万万不行)

    作为一个小乘法师本来是应该更好好的守住自己的戒律。面对信徒下跪供养红包时,这其实是一个好 机会去告诉信 徒,一个真正南传的出家人是不能接受金钱供养的,因为他们必须谨守清净的戒律,走在佛陀的古道 上趋向涅槃。 他们可以在适当的时间里接受食物,药物和衣物(日常用品)的供养,除此之外他们不可以再接受其 他奢侈的物品 ,可是这位比丘却在亮亮山到处收取信徒供养的红包,混淆了南北传戒律之分,迷惑了信徒以达到自己获得私人利 益的 目的。

    小心这样的出家人,他们基本上受过一定的教育,他们出家的目的并不纯真,他们知道北传戒律是允 许收取红包, 可以吃三餐。。他们也知道南传戒律允许吃鱼吃肉,所以他们狡猾的利用两边的好处来满足自己的私 欲,最可怜的 就是那些蒙在鼓里的信徒,还一心一意的追随着他。

    亮亮山掌门其实还算疼爱这个徒弟,每次大节日(还有每个月一天)都会让这个徒弟的义工来亮亮山摆摊子筹款, 摊子摆放着好几款的回向贴子,任何信徒捐了钱就可以在回向贴上写上自己或家人的名字(要回向给去世的祖先也 行),义工们会向捐款的善士解释所有的回向贴子都会被师父念经祝福。。

    可是事实却是,每当义工们把一摞摞的回向贴子拿回洋房时,这位南传师父却叫义工把所有的回向贴子直接拿去丢 掉。。。

    没有念经,没有回向,没有祝福。。。这等同欺骗信徒的钱和利用信徒对他的信任。

    几个月前有个马来西亚禅师被台湾邀请去教导禅修课程,这位摩登和尚听到消息后就马上致电给禅师,问他能不能 跟随他去台湾,禅师出于慈悲就打电话去台湾问看有没有信徒可以供养多一张机票,那边马上就有信 徒答应了。

    可是这位摩登和尚却到处告诉信徒他是被台湾邀请去教导禅修课程,这种讲法很容易让信徒产生错觉,误以为是他 被邀请去当导师,殊不知他只是跟去旅行。

    当一个有心计的出家人游走在南传和北传之间,意思就是说他在南传和北传都守了具足戒,当你指证他在某某方面 不如法的时候,比如你看到他向信徒收取红包,你向前去问他

    “师父,你们南传戒律里不是说出家人不可持金钱的吗?”

    他会回答你他也有守北传的戒,可以“随方毗尼”(谓随风俗民情之需,对戒律可斟酌取舍。),所以收取红包就 理所当然了。

    这位师父还未到触犯法律的阶段。可是他利用宗教作为掩护,利用信徒的虔诚供养来满足自己的私欲,自己却不曾 再进一步进修。

    最可耻的是,他还是亮亮山佛学院众出家人的老师,还有负责教导一些初学者基本禅修课程,每当到了最后一课, 他就会在课堂上摆放一个篮子向学员收取红包(说得漂亮一点就是供养法师),然后他会分发自己的名片给每一个 学员,邀请他们到自己的禅堂去继续进修,这就是他招生方式,也就是向你搜刮的开始。。。。

    习禅多年根本是骗人的话,他自称跟随在缅甸恰宓禅师(83岁—–緬甸最受敬仰之当代大师马哈希尊者座下优秀弟子之一)座下学习禅修,可是近年恰宓禅师来到新加坡举办禅修营和弘法最少有两次之多,他跟本就没 有前去拜见自己的老师;最近的一次,有个信徒向他提醒了又提醒,他才随着信徒坐车前去勿落的巴里莱寺庙拜见 恰宓禅师,到了那里他碰见了一位华人僧侣,然后就和这位华人僧侣聊了大半天,最后他就要求他的信徒载他回自 己的禅堂。

    他还是没有拜见他的老师,他到了老师举办禅修营的地方后,还是没有进去给老师行个礼,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一 回事?可能他只是到过在缅甸恰宓禅师的禅修中心禅修了几个月,回来后就以大师级的身份在亮亮山佛学院教导众 出家人修禅和自立门户开班教课。

    别让他在自己禅堂的宣传单误导,(亮亮山上有关于他的宣传海报其实是向他的禅堂索取资料的)单上的确是写着他远赴斯里兰卡、马来西亚、台湾及缅甸习禅多年,有心人士可以去问问他在那一年出家?前前后 后出家不到十年,扣除了他近来五,六年长住在新加坡,哪来的在国外习禅多年?

    摩登和尚的禅堂设在洋房里,租金近四千大元,加上水电费,杂费,电话费,传真费,网际网路费。。一个月要五 千大元。

    禅堂每个月有给摩登和尚月薪,再加上购买日常用品的零钱,任何医药费用皆是禅堂负责,亮亮山的头头其实很慈 悲地照顾每一个自己的弟子,虽然摩登和尚没有住在亮亮山,不过头头也给他买了个人保险,这样的待遇其实好过 外面的白领工作人士。

    在这种环境下,摩登和尚本来可以不问世事安心的学佛。可是他却提出了一个要求,在禅堂信徒放进福田箱里的红 包钱归禅堂做为经费用途,如果在外面信徒供养的红包钱,亮亮山给予的薪水和津贴则统统落进摩登 和尚的口袋。

    这就苦了摩登和尚的义工们,禅堂经费往往不足,每一次的集会就是商讨如何去筹钱,还好有亮亮山头头的开恩, 偶尔可以在那里摆摊子筹款。可是每当义工们拿回一叠叠的回向单子时,摩登和尚关心的却是当天筹到了多少钱, 善心人士捐了钱写的回向单他看也不看就叫义工随手丢弃,这让义工震惊不已,也担心自己是不是在蒙骗捐了钱的 信徒?自己在造业?

    摩登和尚会在信徒的身上打主意,每一年他都会举办朝圣团和外国禅修营,本来这种活动的费用已经赚了一笔,可 是他就是喜欢在旅程的最后一天,要求跟随的义工向大家宣布有一个和法师结缘供养法师的节目,表明看起来是没 什么,法师的面前放了供养禅堂和供养法师两个篮子,信徒恭恭敬敬排队在法师的面前跪下顶礼,双手捧着红包齐 眉地递送在法师的手里,这时候法师会讲一些吉祥的话,然后自然的把红包放进供养法师的篮子里,顺理成章的就 变成了摩登和尚的额外收入了。

    这里牵涉到一个心理学,当信徒看见有供养禅堂和供养法师两个篮子时,通常只有两种情况会出现,第一就是信徒 会包两个红包,一个供养禅堂一个供养法师;第二就是只有供养法师。(第二的通常占了80%以上 )

    为什么呢?因为信徒都喜欢把红包双手交在师父的手里,(如果供养禅堂的话就只是放进供养禅堂的篮子里)接受 师父一些祝福的话,心理会很受用吧。

    就算是你想把红包供养给禅堂,可是一旦你误把红包交在师父手里,他就认为你是要供养他而把红包放进自己的篮 子了,通常你看见错了也不好意思去制止和纠正了。

    每一次的结局就是摩登和尚笑颜逐开口袋满满,义工们却愁眉苦脸,筹给禅堂的善款真的少之又少。

    若大的禅堂只住着一位法师,这本来不符合当时成立禅堂的目的。当时首批管委员都认为一个禅堂最好能有三位法 师组成一个僧团,摩登和尚起初也在口头上答应了下来。

    其实在禅堂未成立之前,摩登和尚和另一位新加坡华人法师是住在一个缅甸法师的禅修中心,后来有信徒提议何不 让华人禅师成立自己的禅堂,可以让华人禅师用话语和英语来向新加坡信徒弘法。

    大家(包括法师)觉得这项提议很有意义,于是信徒们开始分工合作去寻找适合的禅修场所,摩登和尚的信徒最先 找到位于汤申路的一所洋房,摩登和尚去看了一下就同意地点合适,主要是场地靠近亮亮山,容易吸引到那里的信 徒来这里学佛。

    接下来就发生匪夷所思的事情。摩登和尚千方百计就是不让信徒去通知另一个新加坡华人法师,另一方面却要亲近 自己的信徒开始筹备装修新场所,禅堂就在那个新加坡华人法师不知情的情况下成立了,后来事情传进了还在默默 期待的华人法师的耳里,他黯然的离开了缅甸法师的禅修中心,加入了东部一所斯里兰卡的寺庙——-祝福寺。

    根据后来很多信徒的观察,原来那位新加坡华人法师持戒非常的严谨,他完全不碰金钱,身上毫无分文,也坚守着 从不开口向信徒索取任何与药物无关的用品和食品。这样的生活态度当然和摩登和尚南辕北,爱钱爱享受的摩登和 尚怎么可能要和这样志不同道不合的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这岂不是坏了他的大计?

    后来管委员陆续的介绍了其他法师来和他同住,摩登和尚常常寻找诸多借口推辞,到了现在还是一个人在享受着若 大的洋房。

    当初的管委员到了现在90%已经陆续的离开了,留下的只剩老义工光头林和亮亮山头头的亲胞兄( 主席)。

    老义工光头林在亮亮山当了很多年的义工,他为人耿直不会说谎,如果大家对我的陈述有任何一丝的疑问,应当用 光头林的话来和我对证。

    摩登和尚的禅堂一年经费约$60,000元以上,每分钱都是信徒从心里捐献出来的虔诚,可是摩登和尚做了什 么?

    禅堂每个星期只开放一天(每个星期四7.00pm 至9:30pm)共修。

    每个月一天的一日禅修。

    算起来每个月只用到五天开放给信徒前来禅修,其他时间都是大门深锁,当中四天才短短的开放不到三个小时,以 每个月租金加上其他杂费近$5,000元来计算,这似乎太过浪费信徒的捐款。

    摩登和尚一年讲不到一部经,开班教导禅修课程是管委员一再请求他才挤出一点时间来安排的,至于在禅堂主办( 两天)禅修营,禅堂成立至今三年才主办过一次。

    至于到国外主办密集禅修,最近刚从印尼回来的禅修者都在埋怨到了傍晚上摩登和尚就失去踪影,在小参时间对着 禅修者的报导,竟然给些无厘头的答复。

    这些让人痛心的事情,再一次让佛教界蒙羞,我衷心的希望出家人真的以佛陀的本怀来教导我们这些在家众,而不 是一再的利用我们对你们的恭敬心,把我们在时间上和金钱上的贡献当成是理所当然。

    如果你曾经在缅甸,辽国这些落后的国家短期出家过,你会明白我在说什么。在那里的森林道场,一大清早僧侣们 就会从禅修中心鱼贯的走到村里向村民托钵乞食,那里的村民其实更早就已经起身准备好食物,他们在僧侣还没到 的时候早已跪在自家的门口守候,如果你亲眼见你会非常的惊讶!他们所谓的供养食物也就是当天他们一家人的粮 食,有时候你看到他们只有一锅热腾腾但却是发黄的饭,(虽然他们多数是种田的,可是好的米都给地主们收去出 口到外国了)他们非常虔诚地拿着勺子舀了一堆的黄饭,小心地放进每一个僧侣的钵里,直到剩下一些他们认为已 经足够让他们一家人食用的份量。

    他们每一户人家几乎都是家徒四壁,村里的孩子身上穿的衣没有一件是没有破洞的,他们的虔诚让你在接受供养的 当儿根本就不敢在学佛上有所懈怠,你知道那是他们对你的一种信任,恭敬,虔诚和委托,你知道不 能辜负他们。

  2. 大头针, 请向有关当局负责人汇报吧! 阿弥陀佛!

Leave a Reply

Name (required please)

Email (required, will not be published)

Website (optional)